靈氣工作坊分享
靈氣課程分享- Udgita
2018-05-08



圖片來源:網路
    與靈氣的結緣是1999那年,更早在94年其實就知道了,周遭的所謂”圈內人”幾乎都學了,號稱是身心靈能量療癒的基礎必備技能!!

    我原是不信能量的,這種無法證明的事情,感覺像是神棍在唬爛。但迫於同儕壓力(笑),於是99年有機會我就上了一二階,在為了固化”通道”練習一段時間後就忘了這件事情。
2009年,我第一次去到中國,才到的第二天,收到家人的電話說我媽媽發生了嚴重車禍,必須要在臉部動刀,回台灣的飛機、手術都只能在隔天。

    那個晚上我不知道人在異地能夠為她做什麼,努力思考多年來我學過的各種”技能”,在觸及不到的情況下,我只剩下”能量工作”可以做。

    彷彿做心安的,我用了靈氣遠距療癒的符號,不求她可以好轉,只希望在等待的這段時間可以不要惡化。
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效沒效,總之手術過程一切正常之後回到病房,身為家屬似乎除了陪伴也沒有甚麼能做的。
那夜,我看著皺著眉頭;因為麻醉昏沉睡著的媽媽,因為動刀紫黑而腫脹到一倍半的臉,我又問自己可以做什麼?依然只有”能量工作"。

     我做了,但其實我還是不信的,但她的臉卻用肉眼可視的速度消腫,退紫,我一邊心想,這太不科學了、不可能!但我的手還是繼續做著,持續了兩個半小時。直到她的眉終於舒緩,彷彿是真正的睡著。

    隔天早上醒來,立刻跳起來觀察她的臉,腫脹幾乎都已消失只剩下微微的紫,待其他家人都到了,當醫生帶著幾個團隊進房來檢視媽媽的情況,略有年紀的醫生看到媽媽的臉,愣了一下,低頭看了下病歷,抬頭說的第一句話是:
“這位太太,妳的體質很好喔,妳的傷口是別人兩星期後才會有的情況。"
交代完其他注意事項,醫師團隊離開,大弟送出醫生後將房門鎖上,回頭說,
"媽體質沒那麼好,妳做了什麼?"
不知道如何解釋,我說,”一些什麼也沒什麼",
大弟表示明白,"我聽不懂,但不管是什麼,做得好,繼續做!”
兩個多月後,有天在客廳我看見媽媽拿著鏡子轉頭看著各種角度,忽然她指著沒有動刀的另一邊臉,說"妳看!”
我看了半天找不出來要看什麼"要看什麼?我什麼都沒看到",
她說,”當時我這裡有個擦傷,留疤了,”
她又指指動刀的部位,”這裡就沒有疤,妳當時為啥不連另一邊也做一做。"
我樂了,"妳當時動刀那裡比擦傷嚴重多了,誰管妳擦傷阿!”
她繼續對著鏡子轉頭努嘴看著那塊小小的疤,我微笑看著她。
我還是不喜歡說能量,很多時候我依然驚奇於能量工作的結果,不管相信與否,”它”真的在。
今年春節時期,在台灣開課,到課室時忽然腹部強烈的疼痛,痛到冒汗的程度,我跟同學說,給我10分鐘,就地躺下我只是用雙手放在疼痛的部位,10分鐘後我站起來說,”上課!”
一位同學驚訝的問我,”老師妳是外星人嗎?這樣就好了?"
我對她亮起雙手,回"靈氣。"

靈氣似乎是一種容易到不能相信的技法,傳播靈氣的老師們也很多,光靈氣的教授是很簡單的,但有一些是不能用教,只能靠傳遞的東西,那真正美好而神奇的。

於是靈氣老師我更在意的不是他們說了什麼,而是他們傳遞了什麼。
於是,我選擇了Sajeela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Udgita